白昼如我,黑夜亦如我。

夢見,我不知道是夢見還是我刻意去夢一個師兄,上過他一學期課,對他挺有好感的,感覺他曾經也對我有過好感(中二病又來了)。夢的內容大概是畢業後再聚首,聊了聊聊出感情了。:-)算是春夢吧,遙祝師兄一切順利。

聽The midway State的Nobody understands 眼眶有點濕

真是服了網易雲和蝦米的推薦,我已經哭過好幾回了。那些承載著莫名情緒的曲調,總是直戳淚點,可能心裡還是藏著一個不可能的人吧。

此刻媽媽在客廳看電視笑的不行,爸爸也發出笑聲。我好久沒有發自內心的笑了,無論我做什麼甚至是曾讓我心動的事。早點調整好狀態向前吧少女!

不想睡。

還有十天就換工作了,卻覺得這幾天好難熬,起床都沒什麼動力。
17年想要進取一點,比如說混剪個電影啥的。經常看書寫文章,要多輸出自己的學習成果。

這兩年的狀態太差了,被生病攪得亂七八糟,要慢慢找回生活的狀態,學習些新技能,而且要增加與人的交流,never lose my passion!

與mr.unknow失去了聯繫,像失去了一個戀人💑,其實生病還是有好處的,雖然會失望,但是也會把愉悅放大,有被愛著的感覺。

Best wishes for life!

很久以前老師讓我們想像五年之後,那時候傻傻的我只會籠統的說有一份喜歡的工作,到底什麼是喜歡呢我也說不上來,就是這麼一個缺乏規劃的人。甚至現在我都沒有完全確定我未來是什麼樣子,像是秋天的落葉由風決定漂流的方向。

從小到大有什麼事是堅持下來的呢?我總是這樣問自己,好像自己也無法給出明確的答案。只想儘快確立自己的方向,然後一直努力下去,達到預期的高度啊。很快要換工作了,應該是與影視相關的,一直做下去希望自己可以做紀錄片工作者,與視覺相關吧,設計我是沒戲了,一個作品從無到有對我來說是很難的,我最多是二次加工工作者罷了。

今天突發奇想跟二舅去非洲跟他的採礦隊伍,幫助紀錄他們的日常,做個圖片編輯也不錯。

God...

倦怠。長的文字看不進去。

不想看書不想看電影,音樂播著似乎與我無關,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度過。

畢業之後時間彷彿被無限度拉長,又好像被無限度縮短,少了月周日的概念,人的一生,就這麼過去了。

我一直很羨慕從小就有明確目標的人,不至於像我這樣走一步瞻前顧後,還有那種做什麼都很優秀,給日後留下許多餘地自我選擇的人。反觀我呢,學藝不精,半調子,拼運氣,許多時候只是恰恰及格的水平,導致現在無路可走。活該。

今天花了額外兩個小時去吃一家很好吃的涼麵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好像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了享樂主義,單純的想珍惜當下的日子,過的像臨死的病人一樣。其實說回來我的命已經是撿回來的了,生病期間差一哩就會墜落高樓,所以我說自己直視過深淵。而媽媽總勸我要節約用錢以防萬一,我大概是不會有這種憂患意識了。

我的家族都有一種過度擔心的傾向,在我身上也遺傳了一些,導致我在做事時瞻前顧後猶豫不決,現在想斷了這個習慣,乾脆些,然後勇敢去承擔後果。

五十音图还没记住,网易云又推了很多日语歌给我,有时候遇到好奇的字句就会对着五十音图一个个拼,有点像生死朗读里的汉娜。


独身之后更加缺乏人的互动,前两天好歹豆瓣上有人留言,这几天又安静下来,寂寞的时候挺想看到社交网路上的红点,好歹有点生机。


元旦定了去泰国的行程,一个人,忐忑又兴奋。

昨晚去看民歌40竟然睡了半場TAT,有點後悔沒去蘇打綠而來深圳,民歌40沒什麼亮點的趕腳。

说起来我也算是一半的自闭症了。从举家搬到广东来之后,我的社交生活就只在同学和我父母之间,连亲戚和长辈都没有,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网路上度过的。这大概也养成了我任性的坏毛病,大学大一社交碰壁后越来越抵触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除了在小圈子友人里我是基本不需要进行社交的,我贪恋网络的虚拟多于现实的交流,这也是我活跃于微博的原因,几乎是我另一个人格了。我曾经自诩适应能力强,可是有时候竟也觉得无法适应这个社会了。

其实我对人的兴趣还是很浓厚的,人的多样性复杂性不可估性,这些都是吸引我成为记者的原因,但是不明白什么时候我的方向偏掉了,大概是我没有珍惜好三联那次实习开始,以致于我现在是一个违背自己天性的宣传员。

也...

© 秘密花园 | Powered by LOFTER